你如果心情忧郁不管是为了什么去咖啡馆

2019-07-07 10:59:57 围观 : 166

  19世纪40年代末,糖果铺关闭。为纪念那些伟大的文学家们,1983年,更名为“文学咖啡馆”,再次开业。文学咖啡馆距离冬宫广场和海军部都不远,整个餐厅的装潢看起来很古典,保留了19世纪欧式建筑内部的经典布局和装饰。现在咖啡馆一楼有普希金的蜡像坐在窗前,非常逼线. Cafe Centra 中央咖啡馆

  此外,20世纪初,这里还聚集了很多崇尚自由的文人雅士,除了毕加索,还有达利、米罗、高第、罗卡等人,他们当年在四只猫咖啡馆留下了很多草稿及涂鸦,如今成为了这家咖啡馆最重要的资产。所以这家咖啡馆不仅门庭若市,更成为现代艺术史考据的一大重地!

  羡慕那些坐在店里消磨一整天的作家们,毕竟一杯咖啡就能换来各式各样新鲜的八卦,不尽相同的生活方式与思想观念在这面积不大的庇护所里遇上再碰撞,后续的就留待自己慢慢沉淀、发酵再消化。难怪许多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妙思都是在咖啡馆中诞生。

  四只猫咖啡馆之所以这么有名,主要是归功于大名鼎鼎的画家毕加索。毕加索早年总混迹于这家咖啡馆,还在这里举办过首次个展,甚至咖啡馆的第一份菜单也是由年轻的毕加索设计的。

  四只猫咖啡是由艺术家拉蒙·卡萨斯·卡尔沃和佩雷·罗梅乌在1897年开办的,店名是出自西班牙的一句谚语,西班牙语的“四只猫”就是三五个人的意思,通常是被用来形容很少有人光顾的地方。但是如果你来到这家咖啡馆,就会知道它叫这个店名实在是太谦逊了。

  你若去到爱丁堡的大象咖啡馆,记得参观他家洗手间整面墙的乱涂乱画,这些可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哈利·波特迷留下的“爱的告白”(店员甚至贴心地在厕所内为粉丝准备了彩笔)。

  上世纪90年代,J.K.罗琳时常推着婴儿车来这儿写故事,好不容易将心绪沉进作品虚构的魔法世界,却又时不时被孩子莫名的啼哭拉回现实。

  怎么在咖啡馆找灵感?萨特亲自教你——“花神咖啡馆的常客中两个迷人的捷克女人,突然有一天,她们都没去,后来也再没有回来。看着她们空荡荡的座位,让人很难受:’那正是一种虚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西班牙巴塞罗那老城区内,Montsió街3号的马蒂之家(CasaMartí)

  文学咖啡馆的前身为“沃尔弗和贝朗瑞糖果屋”,最初是由19世纪初的企业家沃尔弗和贝朗瑞建立,凭借杂志和报纸的力量,糖果点心屋很快闻名于圣彼得堡。到19世纪30年代,这里已成为一家文学名人聚会的“俱乐部”,普希金、莱蒙托夫、舍普琴科、尼古拉·车尔尼雪夫斯基等俄罗斯文学大师把这里当做休闲小憩的场所。

  诗人彼得·艾腾贝格那句“我不在家,就在咖啡馆,我不在咖啡馆,就在前往咖啡馆的路上”,所指的咖啡馆就是这里。他在咖啡馆还有一个专属座位,简直像住在咖啡馆里一样。还有许多住在维也纳的世界级作家,都是中央咖啡馆的常客:卡夫卡、茨威格、霍夫曼斯塔尔等等。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每次会客,也都选在中央咖啡馆。

  自从1876年开门迎客以来,奥地利的维也纳中央咖啡馆就是一个文学史地标——出售的不仅是咖啡,更是维也纳的诗。

  阿登伯格曾经写下这样的诗句:“你如果心情忧郁,不管是为了什么,去咖啡馆!你所得仅仅四百克郎,却愿意豪放地花五百,去咖啡馆!你仇视周围,蔑视左右的人们,但又不能缺少他们,去咖啡馆!”

  1837年1月27日,普希金在参加决斗前,与证人丹扎斯就在文学咖啡馆停留,之后直接前往决斗,最后在决斗失败不治身亡。不久,格林卡在诗人最后停留的“文学咖啡馆”为他而写了名作《诗人之死》。

  刚坐到馆外的露天椅子上,就能听见隔壁小姐妹激情澎湃地谈论着“小鲜肉”的劲爆八卦,另一桌的阿姨则一个劲儿的劝儿子相亲......相较于嘈杂的馆外,馆内则安静多了,除了服务生的“欢迎光临”,更多的是汤匙搅动咖啡时无意碰撞杯壁的清脆和敲打电脑键盘的声响。

  你可能多少有过耳闻,萨特和波伏娃这对文学史上超乎世俗的神仙眷侣,就曾是花神咖啡馆的常客。“我们每天上午9点来,一直工作到12点。然后出去吃饭,下午两点再回来,和朋友聊天,直到晚上8点。晚饭之后,就在这里接待约好的客人。这可能让你觉得奇怪吧,但是,我们在花神的感觉就像在家里一样。”波伏娃在冬天最喜欢坐在靠近炉子烟筒的位子,也享受馆子里还空荡荡的时刻。这或许就是“靠咖啡馆续命”的最佳典范。

  每天下午2点他都穿着一身黑衣裳准时到店里,他推开门时徜徉在空气中的嘈杂仿佛瞬间静止,不管是店员或是前来消费的客人都毕恭毕敬起立迎接,直到他坐上他的专属座位。而后他便一边随意翻看报纸,一边开启雷达接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讯息,在肚子里构思自己的作品。

  那时,身为单亲母亲的她,靠领着政府救济金过日子,有时候会点上一杯最便宜的咖啡,有时候只是摇摇头,什么也不要。店员却十分礼貌,从未显露不屑与鄙夷。如此的宽容与友好,让罗琳将小店加了红心,而后花费五年时间在这儿完成了《哈利·波特1:神秘的魔法石》,就连签书会也选在店里举行。